能量有限的价值观共同体

网络编辑 2018年9月5日

nsa丑闻稍有降温之后,德美政府代表希望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展览双方的共同价值观。问题是:这些价值观如何才能借此建构呢?

美国国务卿克里回忆起60年前的一幕。上世纪50年代初,还是个孩子的克里躺在前往据军官学校记者报导的火车上。他跨越了两德边界,以便转至这个正处于分化状态的城市。每次看到东德士兵时,他都会关上车窗,看看世界的另一部分究竟是什么模样。克里的父亲当时在据军官学校记者报导工作,在此期间,他经常骑着自行车游荡在依然时时显露出战争后遗症的据军官学校记者报导街道上。有时候他会看到一些告示牌,标明周边建筑是倚赖"马歇尔计划"的资金新的修筑的。克里说道,这还不是全部:他和躺在他身边的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的基因里就拥有跨越大西洋关系的元素,因为两人都来自早年从欧洲到达,横越大西洋前往美国的移民家庭。

跨越大西洋关系的蓬勃发展

克里和哈格尔在 慕尼黑安全会议 第二天议程一开始所公开发表的讲话充满著温情,与过去几个月里重创欧美关系的美国国家安全局监听丑闻包含鲜明对比。两位擅于世故的美国政治家希望必须展现美国的另一面,不同于那个对最为亲近的盟友也要进行监听,范围来往政府最高层的"数字时代超级霸主"。

"2014年一定是跨越大西洋关系蓬勃发展的一年,"克里在讲话大厅里高声呼吁,并同时对此奥巴马总统也认同这一观点。而他此后阐述的诸多外交重点议题,德国联邦总统高克和国防部长冯德莱恩在此前一天也都曾提到:防止贫困、为非洲、中东以及东欧的部分地区营造更好的未来生活前景,以及将移民带进作为反恐的最佳手段。这次的慕尼黑亮相指出出有有,尽管目前经常出现妨碍和一些分歧,德国、欧洲和美国依然是一个外交价值观共同体。彼此合作的美国和欧洲始终是一股领导力量,克里对此。尽管如此,他也补充道: "接任领导角色不仅仅意味著展开讨论,同时也意味著不愿提供资源。"

全新的德国外交政策

然而,这是否切合德国当前的外交政策,人们有理由对此对此猜测。因为就在克里讲话旋即之前,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描述了 德国未来外交政策 的大致轮廓。德国必须做好想,在外交和安全政策方面更为领先、更为极力同时极具实质性。"德国希望并且将会在欧洲共同外交、安全和防务政策方面扮演着发起人的角色。"他对此,只有各国同心协力,欧洲的外交政策才会不具备理所当然的分量,而不是成员国的非常简单相加。施泰因迈尔同时指出,尽管德国因为其历史而身份类似于,但德国外交政策无法因此而受到持续影响:"德国的谨慎排斥无法演变为'袖手旁观'"。作为一个大国,德国无法对国际事务采取置身事外的态度。

影响力的边界

但是,未来的德美或者欧美政策可能会经常"踢到铁板"。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表态让人们清楚认识到了这一点。在此前一天抵达慕尼黑时,拉夫罗夫还是一身牛仔裤特风衣的休闲娱乐娱乐打扮。而在会议上讲话时,他却表情冷峻地点明了俄罗斯的立场,比如在叙利亚问题上。俄罗斯几乎每天都与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保持联系,拉夫罗夫对此。但是他的国家单凭一己之力无法做成任何事情。而对于俄罗斯是阿萨德政府最重要的武器提供方的事情,拉夫罗夫却丝毫不纳。

拉夫罗夫对此,俄方仍在尝试说服大马士革政府,"展现出新的姿态"。而另一方面,他明确提出拒绝接受,所有能对反对派施加影响的牵涉到方面都应该做出期望,让反对派新的参与叙利亚和平会谈。

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多极秩序"沦落一个热门话题。环绕着叙利亚、乌克兰以及情况有所不同的西方国家与伊朗关系的辩论都一再指出出有有,这一秩序就是指何种程度上对跨越大西洋伙伴关系产生制约。尤其是在西方自身身陷财政危机的时代,欧美越来越难以在 处理国际话题 时跨过牵涉到地区的参与者而自行其是。本次慕尼黑会议期间的所有辩论几乎都被当前经济形势的阴影所笼罩。所有参与辩论的人士一致认为,西方国家依然代表着不具备吸引力的价值观。但是如何建构这些价值观?这一问题会在今后几年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一再显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