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廷解密" - 梵蒂冈机密文件外泄

网络编辑 2018年9月1日

教宗的保镖随从被捕后,关于"教廷解密"背景的猜测仍在之后。机密文件外泄丑闻将更多的人接踵而来进去,事实虽较较少,猜测却多。

它牵涉到阴谋、憎恶和机密文件,听得上去就像侦探小说一般:教宗本笃十六世的私人侍从官保罗·加布里埃勒,应该就是那个倒数数月把梵蒂冈的机密资料外泄给公众的内奸,这些资料牵涉到腐败,裙带关系和管理不善以及一次据说针对教皇的杀死阴谋。

上周对加布里埃勒的逮捕,使这出被梵蒂冈自己称为"教廷解密"的丑闻暂时多达了高潮。"对管家的逮捕是这起丑闻的戏剧性的高潮,因为没有其他人能更相近教宗。" 天主教通讯社主编林·埃菲尔说。

几乎从来没像他的侍从官这样如此相近教宗的人

加布里埃勒自2006年起开始在教宗身边工作。他现年46岁,有三个孩子,据意大利"权利报"称作,他有可能是唯一一个能看到本笃十六世穿著睡衣的人。他帮助教宗穿衣,侍奉他睡,并以待教宗的寝室。在公开场合,也可以常常看见他经常出现在教宗身边,比如说会见教宗会见普通大众,或者大哥教宗挡雨。

作为教宗的保镖侍卫,加布里埃勒归属于除了私人秘书甘斯魏因和舒埃雷布,以及四个修女以外,教宗身边的最相近他的工作人员之一,即所谓的"教宗家里人"。这个事实,以及一周前出版发行的由电视记者努齐撰写的将这些卧底的踪迹几乎暴露了。 内奸,来自教宗家里 因为这本书牵涉到教宗的保密通讯人,新的透漏的"教廷解密",和约瑟夫·纳青格-本笃十六世基金会有关文件的传真件,比如说一份由教宗秘书甘斯魏因持有人的,由拉青格基金会给梵蒂冈银行的账户。这些文件没在教廷档案馆登记和注册,因此它们只有可能是必要来自教宗的书桌,或者他的私人秘书。

罪犯必须是少数几个能转至教宗房间的人之一。最初的猜测在对加布里埃勒房间的搜查后取得了证实,据说警员搜出了四个内有机密文件的箱子。但是加布里埃勒的被捕决不意味著这些和梵蒂冈有关事件的结束。因为在"教廷解密"和保镖侍卫被捕这件事上,问题还远远多于答案。

谁从阴谋中受益?

由于梵蒂冈不愿透露更多信息,阴谋论和串通论在意大利媒体就大有市场。仅有的一个共识是:加布里埃勒不是唯一的罪犯。都灵日报"新闻报"的教廷专家纳萨蒂坚信,"仅仅一个人是没有办法单独策划这件事的,没有人不具备这样的意愿和可能性。我深信,背后另有其人,有可能是高层,指使他去这样做"。

日报"晚邮报"认为,一位意大利红衣主教在调查过程中曾受到猜测,不过梵蒂冈发言人隆巴蒂立即未予了否认。但是,关于教廷高层内部权力斗争的猜测仍在之后。不少意大利日报刊出有了对不不愿透露姓名者的采访,他们据说参与了来自梵蒂冈的信息的传输。

电子邮件消息来源一致认为,这些活动分子的目的据说是,创立一个可以与教廷国务秘书贝尔托内的优势互为抗衡的平衡力量。贝尔托内阻止对他的追随者腐败不道德的调查。因为这个原因,他被从梵蒂冈行政长官的位子上移除,改派为梵蒂冈驻美国大使。罗马报纸"共和报"援引一条同样被称作来自"内奸"的电子邮件消息说,"这次调动乃是开始"。

林·埃菲尔:这牵涉到梵蒂冈要有更多的透明度 天主教通讯社主编林·埃菲尔也深信,"教廷解密"首先是针对教廷国务秘书贝尔托内,以及他的掌权和交流风格。"前行政长官羞辱了太多人,因此被派往本站报导。这对于他那一派人是决定性的压制"。林·埃菲尔说。"一个执著效率和透明度,并且拒绝接受秉承它的人,就会遭到所谓的降级,因为他违背了大多数人的点子。"

不过这种"权力斗争"的观点遭到了梵蒂冈专家的驳斥。"这种观点正式成立的前提是,在梵蒂冈有两派争夺战权力的人马。而我不这样认为。这更多是管理和交流的方式有所不同",林·埃菲尔说。"我深信,似乎有许多人参予其中。他们希望在梵蒂冈有更高的透明度,这恐怕就是这些人最主要的动机了。"

只有加布里埃勒能使真相大白。前保镖随从在最初的恐惧后,对此不愿和调查当局合作。梵蒂冈发言人隆巴蒂周二宣告,月调查将在"本周末或下周初"开始。此前,罗马和意大利将之后就阴谋、憎恶和权力斗争进行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