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克自杀身亡一周年 德国足坛未改变

网络编辑 2018年8月22日

职业足球运动员忍受着很大的成绩压力。比赛时虽然只看进球,争斗分数,或者夺冠军,但对俱乐部来说却事关巨额资金。并非所有的球员都能遭到寄住这样的压力。一年前自杀身亡的前国家队守门员罗伯特·恩克乃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在德甲足球联赛中,恩克曾为许多俱乐部球队固守过大门,经历过甜酸苦辣。目前任波鸿俱乐部体育董事的恩斯特曾经也是一名职业球员。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他告诉他,观众的嘘声和针对个人的侮辱必须使球员的精神崩溃。几乎没有人在收场后必须冷静面对失望球迷的侮辱,尤其是事关降级的比赛。一场事关俱乐部和工作人员命运的比赛给球员带来的压力是无法想象的。

职业球员工会提供帮助

恩克就是没有能遭到寄住这种压力而自杀身亡的。其实在恩克自杀身亡前,职业球员联合会就已经注意到,许多球员必须心理治疗。几年来,球员工会就为那些陷入个人危机的球员提供心理方面的化疗。球员联合会主席巴拉诺夫斯基告诉他,在恩克自杀身亡事件再次发生后,寻求心理帮助的球员激增。

那些受到公众注意的球员绝不暴露自己的弱点,特别是心理弱点。在足球行业风行着这样的箴言:球场上车站着的都是"硬汉子"。恩克死后,那20多名球员寻求心理帮助的球员没有一个是向自己的俱乐部明确提出的。

面具是足球行当的一部分

体育心理医生格拉夫曾经为许多甲级队球员做过心理治疗。他认为,恩克并不是一个特例。既使一个球员表面流露出正常的印象,但有可能内心已经萎缩。把内心深深隐密一起归属于他们事业的一部分。巴拉诺夫斯基称作,球员工会为那些不知所措的球员提供有所不同方式的帮助,并且保证为他们保守秘密。

有病球员忧虑不不受亏待

通过临床,心理医生可以证实前来寻求帮助的球员只是心理上的一段时间波动,还是已经发展到了抑郁症的地步。球员的比赛成绩,对收场的忧虑,情绪否低落,与教练及周围人的关系,否不受人诽谤等都是谈话的内容。格拉夫指出,那些心理萎缩的球员常常无法获得周围人的理解。教练及队友会说,既然这样,他就不不应睡觉在这里了。巴拉诺夫斯基指出,许多有心理治疗市场需求的球员希望必须不断扩大电子邮件化疗的范围。因为他们忧虑别人告诉他后会给自己的事业带来不利。

恩克死后,改变业界思维方式的呼吁并没有落到实处。恩斯特指出,尽管人们对球员的心理问题有了一定的敏感度,但总体上没什么变化。心理医生格拉夫说:"如果有人主动公开发表自己的隐私,那会让我感到惊讶"。